#自分一直覺得自分寫的爛文都有ooc所以提醒一下
#明星昴流x冰鷹北斗
 
#因為昴流是本命所以就讓他寫在前面(不是
 
#能接受以上再請繼續往下喔✩
 
✩★✩★✩★✩★✩
 
枝頭上的鳥兒喚醒寧靜了一晚的大地,微微的陽光柔柔的透過窗戶,灑在正睡得舒爽的大男孩身上。
 
此時世界的萬物都閃閃發亮,這是明星昴流願意早起的原因之一。
 
但在冬日的早晨,仍是會忍不住繼續縮進棉被中,貪戀著那點溫暖,直到大吉興奮地把他的主人挖起來要飯吃之前。
 
前面說到世界萬物都閃閃發亮是昴流願意起床的原因之一。
 
另外的一個原因則是……
 
他微坐起身,在床上大吉玩了一會兒後,拿起一旁的桌曆,畫了顆最代表他的星星。
 
以往的每一天都是畫圈圈,但不知從何時開始,就變成星星了。
 
「第三百天……✩」
 
是什麼的第三百天呢?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他也快忘了是在算什麼了。
 
★✩★✩★✩★✩★✩
 
他依然是第一個到教室的。
 
不愧是作為班長的他,今日也把「認真」二字貼在臉上。
 
他的體質偏寒,在這種冬日是一大痛苦。
 
昴流一見到他,彷彿變出了一副狗耳和一條尾巴似的,撲到他身上。
 
「呀吼✩早安啊小北~今天也最喜歡你嘍!」
 
「喔,早安,明星。」
 
冰鷹北斗一臉受不了的看著明星昴流,他頭低下,半張臉埋進了大男孩橙色的頭毛裡。
 
該怎麼形容那味道的好,就像吸足了陽光的棉被那樣吧?
 
「啊咧?今天小北沒把我推開耶?」
 
「你這傢伙根本是人體暖暖包啊……」
 
雖然北斗的手沒有像昴流那樣環著對方的身軀,但也偷偷的放在對方的腰上。
 
昴流覺得很幸福。
 
時間乾脆就停在這瞬間吧。
 
但他同時苦惱著,他的心跳似乎太大聲了點。
 
最後北斗還是給他推開了。
 
「小北……?」
 
剛剛抱得他有些暈眩,感覺就像被拖進了什麼夢境中。
 
「籃球部不是還要晨練嗎?衣更已經在外面等了。」
 
提到衣更真緒,其名者才緩緩的從門邊探出頭。
 
剛剛的場面,實在是不好去打擾,對吧?
 
★✩★✩★✩★✩★✩
 
今天還是沒成功。
 
「我喜歡你」平常一直在講,接收這四字的人當然也漸漸的無感了。
 
甚至已經開始直接無視。
 
殊不知,裡頭真正的含義,正是如字面上那樣。
 
他是不是還要再加個「請和我交往」呢?
 
「怎麼辦啊阿緒~」
 
「這我怎麼知道啊,喂昴流,傳球啊!」
 
球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被高峯翠截走,投入了籃框。
 
「呦!好樣的!高峯!」
 
守澤千秋上前微踮起腳尖,勾住高峯翠的肩膀。
 
「能不能不要每個字詞後都加驚嘆號啊……讓人好鬱悶……」
 
昴流愣愕在地,過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然後就見到他們親愛的小~千部長正張著雙臂,朝他奔馳而來,要來給他個滿懷的擁抱。
 
他來不急逃,就這麼被那粗壯的手臂給環住了。
 
「呦!明星,有什麼煩惱就說吧✩」
 
「嗚哇!放開我啊小~千部長!汗臭味……」
 
千秋見昴流想吐的神色,趕緊放開了他。
 
真緒遞上了水和毛巾,昴流先搶來毛巾,掩住口鼻,用力的吸了幾口氣後,再嫌棄的看向千秋。
 
「唔哇……差點就被小~千部長薰死了啊?」
 
「哇!真的有那麼臭嗎?」
 
昴流無視千秋接下來一切的話語,什麼「我去洗香香完後再來抱抱✩」、「那充滿厭惡的眼神反而更能激發我的愛喔明星✩」云云。
 
「其實不理那些詭異的話語,部長還是在關心你的意味啊。」真緒苦笑。
 
「欸~我才不要!」
 
「是是是,不過你剛剛真的晃神得太嚴重嘍?」
 
他們正在走回教室的路上,方才運動完的熱氣尚在,但還是要注意確實保暖。
 
「阿緒你也不是不知道的嘛……」
 
「嗯……」
 
暗戀一個人,真的是全世界都知道了,但就只有那個被暗戀的不知道而已。
 
「但是,今後也要繼續鍥而不捨的繼續跟他說『我喜歡你』✩」
 
「你這樣越講,他越不會有感覺的啦。」
 
「說的也是喔,哈哈……」
 
熱氣散去,周遭的寒冷全撲了上來,毫無可退去之路。
 
心,缺了一塊。
 
★✩★✩★✩★✩★✩
 
跟外頭相較之下,教室內的溫度真的暖了很多,再配上椚老師的催眠,不打個呵欠都難。
 
昴流在下課的前幾分鐘趴在桌上,意識朦朧。
 
他做了個很短的夢。
 
他蜷縮在隔音練習室中,靜靜一人,沒有Trickstar其餘任何一人,誰也都不在,就他,明星昴流一人。
 
夢就一直停留在這個場景,沒有變化。
 
『……星,明星!』
 
他緩緩睜開水藍色的眼眸,在眼淚的洗禮下更加閃亮的藍色。
 
北斗見狀,原本要說教的話語全數收回,擔心的問:「怎麼了?」
 
有股酸酸的感覺衝上心頭,這年紀還在因為做惡夢而哭泣,真是幼稚極了。
 
「做了不太開心的夢了呢,哈哈✩」
 
他緊緊的抱住了北斗。
 
「小北好冷喔~」
 
「就說我的體質偏寒了啊。」
 
昴流把臉埋進了北斗的胸膛。
 
「別把鼻涕沾在上面啊。」
 
「知道啦~」
 
他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明星君!冰鷹君!外面下雪了耶!」遊木真興奮的在走廊喊著。
 
北斗豎起食指,輕輕放在透紅的唇前。
 
看不見他懷中男孩的臉,但男孩規律的呼吸,身體微微的律動,看得出來他進入夢鄉了。
 
真和真緒面面相覷了一下後,一起做出了把拉鏈拉起來的動作。
 
「吶吶衣更君,明星君是不是有希望了呢?」
 
「怎麼說?」
 
「最近啊,冰鷹君都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明星君的肢體接觸呢!以往應該都是說著『好噁心』然後把明星君推開的。」
 
「喔?那應該是有吧?」
 
北斗疑惑的看著在門邊竊竊私語的兩人,接著目光轉移到昴流身上。
 
昴流的雙手緊緊抓著北斗的背,衣服大概是要被抓得皺掉了,但那都無所謂。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希望能停留的瞬間越來越多了呢?
 
✩★✩★✩★✩★✩★
 
兩人背對著,席地而坐。
 
「吶吶小北~我喜歡你喔?」
 
「喔。」
 
「是真的,非常非常的喜歡喔!」
 
「嗯。」
 
昴流賭氣似的鼓起腮幫子,自己傳達的方式不當他也只能怪自己,但還是會很莫名的生對方的氣。
 
「……我也是。」北斗小聲的回應,也許是天氣太冷的關係,臉頰上帶著紅暈。
 
「……?」是他聽錯了嗎?昴流帶著滿滿的問號轉過頭,正好對上北斗的目光。
 
「是什麼方面的喜歡呢?」北斗用他那低沉好聽的聲音詢問。
 
靠近。
 
「是,想和小北在一起的喜歡喔?」昴流不自覺的放低音調,柔柔的回答。
 
像是被打了麻醉劑一般,腦袋昏昏沉沉的。
 
再更加靠近了一些。
 
地面上的兩道影子,漸漸地合在了一起。
 
「那麼,我應該也是吧。」
 
 
__Fin.
 
老実的廢話下收:
 
差不多三個月前掉入了あんスタ(偶像夢幻祭)的坑中,每天都處於偶像宅的狀態(?)
 
昴北好棒r,零晃好讚r,leo司也好吃((
 
糧食什麼的不足要自產,嗯
 
還有此文前面有個地方寫到「陽光曬過的棉被的味道」,聽說那是塵蟎屍體的味道來著(喂
 
廢話終止,等我缺糧了再見(喂不是#)。
 
2017/7/8 Sat. 12:05a.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実作 的頭像
実作

~勇氣的幻想樂土~

実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