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的蘆屋花繪
#27歲的安倍晴齋(有點大叔的頹廢
#算是前篇五歲小花繪的後篇吧(
#可是好像有點不尋常的肢體接觸(思索
#能接受以上條例再看下去ㄛ★

~~分隔線君です~~

那個曾經五歲兒童,安倍晴齋頭痛著光陰似箭。

那曾經有著嬰兒肥的小臉蛋,安倍晴齋好懷念那觸感。

曾經以童稚的聲音喊著「安倍先生~」、「晴齋~」已不復在,安倍晴齋覺得想哭。

曾經的五歲兒童,完全長成了叛逆的高中生。

曾經的小臉蛋削瘦了不少,他本人表示這樣有滄桑的帥氣感。

曾經滿滿的甜言蜜語,全變成了「喂」、「大叔~」、「糟老頭~」

或是相當冷淡的「安倍先生」。

再次的,安倍晴齋覺得想哭,可以的話他想立刻衝去隱世,往立法那張總是呵呵呵的臉揍幾拳洩憤。

立法:「Excuse me?」

他,安倍晴齋,現齡二十七歲,白天在一間普通的公司上班,傍晚至晚上接受委託。

日復一日的。

『當年青春洋溢的晴齋去哪了呢ˊˋ』

安倍無力的倒在榻榻米上,無視那吵得讓他又想去揍立法的掛軸。

立法:「Excuse me?」

今天是非常非常難道且千載難逢的,沒有任何委託的日子,本該好好的去慶祝一番,但白天在公司被上司的機車臉叼擾得讓他感到身心俱疲。

在隱世就一個重機臉的上司了,現世又來一個。

立法:「……Ok、ok,I don't care.」

『阿齋很久沒去花繪家了吧?』

「嗯……」

『今天蘆屋媽不在喔● ●』

「喔……」

『……』

不行了,這再三年就要迎接三十大壽的大叔,妖怪庵有種他的庵主最近可能小便無力,然後過不久就會嗝屁的感覺。

「……去看看他有沒有好好吃飯吧。」最近這年紀正叛逆的高中生聽說都沒在乖乖吃飯的,比三歲小孩還難喂。

『是誰連續吃了好幾天的微波食品呢ˊ●ω●ˋ?』

「啊?」

『蘆屋家的門開嘍開嘍~』

安倍有氣無力的站起來,拍了拍臉振作。

打開大門,令他朝思暮想的男孩正脫著鞋子,看樣子是剛回到家。

十六歲的蘆屋花繪往後一看,「啊,安倍先生。」

「啊,喔,好久不見。」

氣氛有點尷尬。

蘆屋「嗯」了一聲,逕自走進屋內。

在轉過頭的一瞬間,安倍似乎看到了那男孩揚起的嘴角。

"安倍先生!你終於來了!花繪好~想你喔!"

"晴齋晴齋!我要這個這個!"

唉,回不來的過去,歷歷在目。

「晚餐吃什麼?」

「呃嗯……」蘆屋敷衍狀的思考了一下,「吃你?」

「……。」

他想,這玩笑有點開不起。

「唉呀唉呀怎麼可能呢~」看著金髮男子變得更加凝重的表情,蘆屋笑著擺擺手。

「等一下會和朋友們一起去吃,要幫你買嗎?」

不等安倍回覆,蘆屋便走進了他的房間。

過了一會兒,蘆屋褪下了他的校服,換上了便服走了出來。

「要幫安倍先生買嗎?」蘆屋拉上外套的拉鍊。

安倍沒記錯的話,那件外套,是他用的第一份薪水買來的禮物。

莫名的感到欣慰。

他晃神了一下,才急著應答:「喔,好。」

「蘆仔~~好了嗎?」

外頭傳來朝氣蓬勃的少年聲,想必應該是等會要和蘆屋去吃飯的朋友吧。

「好了!」

久違的,他看見了他的笑容。

最真摯的那種。

安倍失落的跟著蘆屋走去門口,「那麼,再見。」

「喔,再見。」

然後門就關上了,時間彷彿凍結在那瞬間。

_____

等他回神時,蘆屋一臉疑問的蹲在他面前。

「咦,有什麼忘記拿的嗎?」

蘆屋嘆了口氣,拿起塑膠袋在安倍面前晃了晃,然後站起走入客廳內。

是的,我們的安倍晴齋先生,妖怪庵的庵主大人,在蘆屋花繪出門後,一直坐在玄關思考著人生。

「大叔~吃飯嘍~」

算了吧算了吧,他懶得去計較了。

坐在餐桌前,看著桌子上早已擺得好好的佳餚,雖然只是在外面買的。

廚房內傳來削著蘋果的聲音,令安倍有點好奇,也有點期待。

「啊!」

蘆屋突然的一聲,害安倍緊張的站了起來,「怎麼了!?」

「呃……哈哈哈,只是想到某件事……」

蘆屋一手端著蘋果,另一手掩在背後,從廚房走了出來。

「喔……什麼事?」

「妖怪庵說他家庵主小便無力。」

「噗!」

什麼?他沒聽錯吧?他驚訝的把飯噴了出來。

「喂!很髒欸!」

「啊、啊抱歉。」安倍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桌面,想了想。

「所以是真的嗎?」

「什麼真的?」

「安倍先生小便無力啊!」

蘆屋在講的同時,閃到了遠遠的一邊,防範下一波可能會有的噴射攻擊。

「他什麼時候講的!?還有,我很有力!」

「安倍先生剛來的時候,門還沒關,然後所以我就看得到妖怪庵裡面……」

『花繪花繪!阿齋小便無力啊(;゚Д゚)!』

『他吃了好幾天的微波食品了!救救他吧!人家還不想換庵主啊(つд⊂)!』

卷軸上的文字以三秒的時間快速變化。

身為準高中生的他,早已練成了一目十行的技能。

安倍目瞪口呆,接著一臉憤世嫉俗的往後仰,逃避著男孩的視線。

他才二十七!一切都很正常啊!他在心中無限吶喊著,但心情還不至於糟到想去揍立法。

立法:「我不想烙英文了呢,阿齋。」

「吃微波食品對身體不好啊,都二十七歲了還不懂嗎?」蘆屋斥責著。

啊啊,曾經那個天使,現在的這個惡魔。

「總之,勉強吃些水果補營養吧!要是哪天真的小便無力,可不關我的事!」

很明顯的關心意味。

「對了,毛絨絨呢?」

「在隱世,在甲羅那裡幫忙。」

「嘿~是喔。」

蘆屋有點奇怪,他的左手一直躲躲藏藏的,而且一直不斷的講話,似乎是為了要轉移安倍的目光焦點似的。

「你的手,怎麼了?」

____

蘆屋安分的坐在沙發上,左手被安倍溫柔的包紮,大人的溫柔,大人的成熟,莫名的於現在展現出來。

「我看你跟本還在五歲嘛!」

但一講話就破功了。

「我已經十六歲了!是高中生了!」

「還能削蘋果削到手也是項絕技啊!」

嘴裡罵著粗魯的話語,但手上的溫柔卻也不曾停止過。

彷彿,回到了小時候。

"盪鞦韆是要怎麼盪才會摔出來啊?真不愧是五歲小孩。"

"我就是五歲啦!晴齋大笨蛋!"

不,不是這一幕。

好像是那個……

「啊啊啊啊不對不對!」蘆屋突然的甩起頭,試圖將那些莫名其妙出現的回憶甩出腦海。

「幹嘛啊?」

「想起來不太好的回憶……」

不,其實很美好吶。

"要怎麼樣才能變得像晴齋一樣高大呢?"

"聽你媽的話,不要挑食,不要吃零食。"

"可是我的零食都是你買來的耶?所以都是安倍先生害我長不高的!"

然後他就在十六歲的安倍晴齋寬闊的背上一路鬧回家。

「現在的晴齋還背得起我嗎?」

「咦?啊?」晴齋!?

「應該不太可能吧。」

「那可不一定啊!」

一臉神氣的臭屁樣,真不曉得是像到了誰。

總之安倍一講完,就徑自了起了身,蹲在蘆屋面前,那背影已不像從前那樣寬大,但又好像什麼都沒變。

蘆屋猶豫的靠了上去,不安的問了一下:「腰不會斷吧?還是膝蓋什麼的……」

「才不會!」

總之他們兩都抱持了將死的精神豁了出去。

很順利的背了起來後,又開始鬥嘴了起來。

「還講我?你到底有沒有在吃飯啊?」

「至少不像你只會吃微波食品!」

「啊啦,你們在做什麼呢?」

門無預警的打了開來,兩人有默契的同時往往同一個地方看去,仍然是安倍背著蘆屋的動作。

「媽媽……唔哇不是啊!放開我啊!」

「什麼啊!一下要我背你又一下要我放開你的!」

「背一個健全的男子高中生是對你有什麼好處啦!」

「是你要我背的關我屁事啊!?」

蘆屋媽愣著,隨即綻出了笑容,「我還以為時間會把感情沖淡呢,是我想多了啊!媽媽只是回來拿東西~你們繼續繼續~」

「……。」

「……。」

媽媽到底誤會了什麼,我們不在此一探究竟。

「……下來吧。」

「……嗯。」

不論是十六歲還是二十七歲,都是一樣的幼稚,呵呵呵呵呵。

____

時間一晚,其實也才九點半左右,在半小時前洗完澡然後逼自己坐在矮桌前讀書的蘆屋就開始打起盹了。

「不是說要讀書的嗎?」這時安倍也洗完澡,從浴室走了出來。

「窩……有讀啊……」

蘆屋神智不清的趴在桌上,看著外貌變得有點模糊的安倍。

那頭金髮好亮啊,亮得他快張不開眼啦。

這時間應該以高中生來說是「夜晚才剛開始啊!」才對吧。

「起來啊!回床上睡!」安倍硬把蘆屋架起來。

被甩上床後,大男孩就已不省人事了。

安倍托腮著腮幫子,在床邊細瞧著蘆屋的睡顏,原來,即使過了十一年,不會變的還是永遠不會改變啊。

他輕輕的往男孩額上吻了一下,就像當年那樣。

「晚安。」

十六歲的五歲兒童。




End……(?)

___実作的廢話下收

一想到妹控的立法大人就想到上次段考……

題目:「法律要經過什麼院的三讀?」

自分想了再想,覺得行政院三讀念起來比較順口

就選了行政院了啊啊啊ε≡≡ヘ( ´Д`)ノ

日後友人表示:「請問ni在這兩課哪裡看到行政院了?」

社會科就敗在那一題啊!就那一題而已啊!

所以那個妹控藍毛諏少配音的立法先生♡噢齁齁齁諏少烙英文(*ˊ艸ˋ*)

16歲的阿齋和5歲的小花繪萌萌的

但怎麼27歲的老齋(x)和16歲的花繪就有了股犯罪的味道呢呵呵呵呵呵

謝謝願意耐住想跟著阿齋去隱世打立法先生的性子而看到這裡的您,有緣再見ㄛ(誰要跟ni有緣#

#2017/4/10 Mon.  実作

#獻上於2017/4/12 Wed.完成的渣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実作 的頭像
実作

~勇氣的幻想樂土~

実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咲泫♡
  • 哈哈哈怎麼覺得這設定很適合犯罪呢w
    以及花繪有種進化為傲嬌的味道?
    話說自從入了妖怪庵坑後就在也沒專心上過公民課了
    像是立法院啥的腦內就冒出諏少的聲音說這是法律www
    總之有糧吃好幸福啊謝謝大大!!
  • 唉呀好想寫犯罪的(?)
    傲嬌什麼的~小花繪可是從小耳濡目染的呀(私設定
    公民課最近換代課老師,整堂都在講鬼故事,超痛苦的qwqqq
    希望原本的公民老師快回來ˋˊ
    這是ルール喔( ͡° ͜ʖ ͡°)(#
    謝謝咲泫大的支持_(_ _)_

    実作 於 2017/05/27 01: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