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黑夜漸漸被白晝取代。

太陽探頭,群鳥高飛,早晨的序幕。

一棟豪華的洋房,一間簡易的小套房,一張大床,一個小男孩正興奮的看著另一個正熟睡中的小男孩。

奎薩爾依然被封平瀾那熾熱的視線搞得雞皮疙瘩。

但也許是他真的很累吧,奎薩爾並沒有因此而醒來。

「……真的還在,奎薩爾沒有騙我!!」

封平瀾興奮的又蹦又跳的,就如此一路跳到浴室。

小小的手伸向放置著牙刷的小檯子,杯子裡放了兩支牙刷,一藍一白,藍色的那支隱隱約約滲透著似有似無的水滴。

「靖嵐哥他……有回來過?」

所以他看到奎薩爾了?

——他屑管那麼多嗎?

封平瀾愣了會兒,小小的腦袋瓜子左右來回搖動,原本睡亂的頭髮因此更加凌亂。

他的小手往自己的臉上拍了兩下,試圖清醒。

「今天一整天都有奎薩爾陪我!今天一整天都有奎薩爾陪我!今天一整天都有奎薩爾陪我!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整間浴室整間小套房都環繞著封平瀾的吶喊聲,在床上正睡得香甜且口水就快流出來的奎薩爾因此驚醒。

「……??」

被硬生生的拉到現實的奎薩爾坐起身愣了回兒,頭緩緩的轉向那傳出陣陣水流聲的所在,啊,還有些不成調的小歌。

正好封平瀾完成了梳洗,從浴室向外踏出了腳步,與床上的奎薩爾四目交接。

「喔嗨!你醒了喔?啊廢話廢話……」莫名的有些尷尬。

「我……」

千思萬緒聚集在腦海中,他記得那座花園每朵花在夜間中綻放的繽紛,他也記得眼前有些憨憨傻傻的男孩叫封平瀾,但他不記得他走進建築物後發生了什麼事,他更不記得他是怎麼移動到此處的。

「你餓了嗎?」

不,餓到是不至於。

他搖頭。

「是喔!那快點快點!」

封平瀾衝到奎薩爾面前並試圖將他拉下床。

他輕蹙眉,「……什麼?」

「來玩吧!」封平瀾鼻子動了動,「啊不對不對!」

又怎麼了?

封平瀾輕輕放開手,默默走向自己的行李箱,打開拿出幾件衣服,再返回,亮在奎薩爾眼前。

奎薩爾挑眉,不明所以。

「那個……雖然這樣講有點失禮,但是不好意思,你身上的味道真的有點臭……」

「……。」

人家在幽界遊蕩逃亡幾十年,哪裡來的閒情逸致去洗香香。

「去洗澡吧!然後我的衣服借你,畢竟你那身真的有點破過頭了,有點醒目……」

奎薩爾接下衣物,照封平瀾指示的去做。

嘛,能輕鬆愜意的享受免費的洗澡,求之不得。

「……話說回來。」奎薩爾上下打量了番封平瀾。

「嗯?」

「如果我沒有要洗澡的話,你是要直接穿這樣出去?」

淡色背景配上好幾隻有著燦爛笑容的黃色海綿,這圖案怎麼看都比一堆破破的補丁衣還顯眼吧?

「噢。」男孩靦腆一笑,急急忙忙的推奎薩爾進浴室,「我會換的啦,快快快去洗澡!你快臭死啦!哈哈哈哈!」

奎薩爾被一把推進浴室並強制關上了門,留他一人在那更小的空間之中。

他納悶的看著一整套完善的衛浴設備,頭上冒出的問號多到頂去天花板。

思考一陣子,他決定去問封平瀾。

「喂,哪裡的水……」

打開門,封平瀾正一蹦一跳的穿上短褲。

「哈?咦?喔!等、等我一下啊啊啊!」

「碰」的一聲,男孩重重坐在柔軟的地毯上,不至於摔到半身不遂什麼的。

他順勢直接坐著好好的穿上褲子,嘆了口氣,接著笑道:「哈哈哈!明明不是在穿長褲的說,有什麼事嗎?奎薩爾?」

「水……」奎薩爾開口一半,愣了愣。

圓滾滾的琥珀色大眼被揚起的嘴角擠到只剩兩條彎月,有著冷傲紫眸的他第一次看見如此澄澈純粹的笑容,以往在幽界看過的笑容充滿了皇權貴族的嗜虐與傲慢。

他來到人界後有了許多的第一次,但為什麼,才到了一天,就產生了許多讓他值得眷戀的事呢?

想得出神了,他才驚想起他的疑問,「水呢?」

「什麼?」

「難道是要我用那檯子上的水滴洗?」奎薩爾指向剛剛封平瀾在刷牙洗臉而噴得到處都是的檯子。

「……?你到底在說什麼的說。」封平瀾一臉懵懂。

他還是不懂,眼珠子轉了轉,燈泡一亮,「啊!難道幽界沒有水龍頭嗎?」

「……那是水龍頭?」

「有的吧?呃,我突然有點好奇你說的幽界呢?你從那裡來的?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呢?吶吶~?」

奎薩爾把封平瀾推出去,拒於門外,「沒什麼。」

「噢。」他不想講的話就不強迫了吧,「洗快點喔!但還是要洗乾淨洗香香喔!」

回應封平瀾的是陣陣的規律水流聲。

____

「嗚呼呼呼,奎薩爾好帥喔!」

褪下破舊的補丁衣褲,換上筆挺的小西裝,瞬間煥然一新,看得封平瀾雙眼放閃。

「……然後呢?」

「噢噢!走吧走吧!去玩!」

封平瀾興奮的牽起奎薩爾的手,衝向門邊正要打開門,在手要碰向門把的瞬間,門往他的反方向打了開來。

警鐘大響,慘了……

他愣在地,冷汗直流。

他在怕什麼?怕誰?怕封靖嵐?為什麼?

——他不是你最愛的哥哥?

奎薩爾看著封平瀾的反應,戒備著門後的來者。

「啊,靖嵐的弟弟?」

是清原謙行。

「……啊,清原哥哥……」

「怎麼了?話說那是……」清原疑惑的看向封平瀾身後的奎薩爾。

他輕蹙眉,似乎,和一般人不太一樣……

妖魔?

「呃……我的新朋友……」

「新……朋友是嗎?」

「那個,找靖嵐哥嗎?哥哥他不在的說……」

「不,」清原回以一笑,「來幫你哥哥拿忘掉的東西罷了。」

「什麼東西?」

清原嘆了聲氣,緩緩的把手伸向封平瀾。

奎薩爾突然的一陣毛骨悚然,反射性的向前一步,想護住一臉茫然的封平瀾。

為什麼?他不知道,他來人界已有太多的疑問,早已不想一一去追究了。

看著奎薩爾的舉動,他又忍不住笑了。

「奎薩爾?」

被他下意識保護的那人類一臉懵懂,一邊在胸前的口袋掏了掏,再往褲子翻了翻,最後終於拿出了一個盒子,然後交給了清原謙行。

在來這間洋館的前一晚,封靖嵐很難得認真的看著他的弟弟,交給他了個小盒子,並交代要好好收著,然後說:

『之後會有一個名叫清原謙行,長髮長痣,跟我差不多年紀的男的來向你要這個東西。』

『嗯嗯!然後呢?』

封平瀾當下開心極了,想必這應該是相當貴重的物品,且信任他來保管,一想到那位哥哥信任他信任他信任他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他就興奮的想去附近的公園跑圈圈。

啊!難道是希望他用生命保護著盒子,不讓它被怪人奪走嗎?他被負了大任啊!

才怪。

『交給他就對了,封平瀾。』

「噢,太好了,謝謝你。」清原笑著揉了揉封平瀾的小腦袋瓜。

「嗯嗯不客氣!」

要謝謝的話就多在靖嵐哥面前多誇誇的就好。

「你等等要出去嗎?」

「嗯對呀。」

「這樣啊。」清原端詳了會兒封平瀾,「在出去前還是梳理一下頭髮比較好喔。」

說完,清原便向他揮揮手說再見。

一瞬間,奎薩爾察覺了他意圖不軌的眼神,警戒了起來,但馬上就消失無蹤了。



__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実作 的頭像
実作

~勇氣的幻想樂土~

実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大大還更嗎?我覺得很好看欸,希望大大繼續更QAQ
  • 真的很不好意思!!然後謝謝您的喜歡qw
    之前續集的草稿不小心刪掉了,而且其實本人是明年的考生,所以最近沒什麼時間,真的實在是不好意思orz
    可以的話最近應該能一點一點的下去創作
    再一次的謝謝您的支持!

    実作 於 2017/08/22 17:09 回覆

  • 訪客
  • 沒關係 考試比較重要^ ^我等你,我也不太會說什抹鼓勵的話,不過希望你考試順利還有我喜歡你寫的文章,不知道這樣的鼓勵能不能成為你的動力,希望你能考上自己想要的學校,加油哦!!
  • 謝謝你,感到了滿滿的正能量了^^

    実作 於 2017/08/28 22:05 回覆

  • 訪客
  • 大大還沒要回來嗎(☍﹏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