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薩爾在那座小花園晃了一會兒。

有許多幽界沒有的繽紛色彩,在夜晚以月光柔和,許多屬於人界的甜美香氣,於輕微流動的空氣傳入鼻腔。

很美,也很陌生。

夜色已深,不遠處的派對吵雜聲也漸漸緘默。

他終於移動步伐,往那扇封平瀾打開後卻忘記關上的門走去。

鋪著地毯的長廊,壁上有許多華美的圖畫,每一片似乎都在訴說著它的故事。

令人作嘔。

彷彿有什麼詭異的力量從畫傳出,壓迫著他。

他走不了影道,雖然已在方才吃飽喝足,但就是沒那個體力。

他拖著變得沉重的步伐,扶著牆壁緩緩向前。

他是怎麼了……

聽說妖魔來到人界後,要和一個叫作「召喚師」的人立契,才能得以生存。

若沒有的話,就會日益走向死亡。

奎薩爾突然一陣暈眩,倒地。

一道頎長的人影,在轉角處出現。

那男人抱著一個小男孩,男孩輕瞇著眼,在細長的睫毛長透出了一點妖異的靛色。

男人在倒地的奎薩爾面前將男孩放下,與奎薩爾身形相近的男孩,手掌貼著奎薩爾的額。

「……你為我所用,我為你所用。」

男孩啓唇,以童稚卻冰冷的聲音道出契約咒語。

意識模糊的奎薩爾,頓時覺得身體輕盈了起來,想看清來者,但意識卻還是模糊不清。

男人笑著,摸了摸男孩柔軟的髮絲,「回房吧,我待會再送他過去。」

男孩看了一眼男人,畢恭畢敬的鞠躬,轉身離去。

男人輕笑出了聲,勾起意義深遠的笑容,抱起已進入夢之鄉的奎薩爾。

「就看在弟弟的份上,姑且放你一馬吧。」

___

封平瀾側躺在床上,眼巴巴的看著身旁的人的睡顏。

不是靖嵐,是昨晚在花園遇見的男孩,奎薩爾。

被有如觀察稀有動物般的眼神盯著,奎薩爾睡得不太安穩,最後直接驚醒。

眼角的餘光讓他好奇,他轉過頭去,嚇了一跳,從床面上跳起。

從窗外灑落的月色,微微照亮了了整個空間。

「!?」

「嘻嘻。」封平瀾傻笑出聲,「這就是所謂的夜襲嗎?」

「你……我怎麼會在這裡?」他剛剛不是在一樓的長廊昏倒了?

「我也不知道耶。剛剛去上廁所,回來後你就出現了。」

「為什麼不叫醒我?」

「因為你看起來好累,就不打擾了呀。」

封平瀾不知道他的視線就是一種打擾。

「幸好靖嵐哥今晚不會回來……說幸好好像怪怪的耶……」

奎薩爾在一瞬間,似乎看見了對方眼底的落寞,但封平瀾很快的全身捲著棉被翻了身,然後打了個呵欠。

「總之先睡吧!明天再一起玩!」他微微把頭往後仰,「好嗎?奎薩爾?」

封平瀾又轉了回來,且更加靠近。

奎薩爾在那雙琥珀色的眸中已找不回方才瞬間的落寞,更多的是,那數不盡的期待。

令人著迷。

他才剛來到人界一天,似乎就已經被許多美好事物吸引了。

在幽界,此行為被稱墮落。

「……。」奎薩爾不語。

「……好嗎?」

許多的期待,漸漸的被些許的失望取代。

「……好。」

封平瀾扯起了嘴角,那笑容是那麼的燦爛,凌晨中的曙光般。

「那晚安喔!」封平瀾開心的在被窩裡鬧騰,「哇!好希望太陽公公快升起呀!不過一定要先睡覺覺,明天才有精神!」

鬧了一會兒,漸漸安靜了下來。

奎薩爾以為他已經睡了,身旁突然的又冒出了一句。

「……明天起床後,奎薩爾不會消失吧?」

「……?」他不解為何他會這麼問。

「……每次靖嵐哥願意陪我睡覺時,我都超開心的,但是醒來後,他人總是不在……

「其實他在,只是不在我身邊而已……。」

「所以?」奎薩爾不懂那種感覺,只是睡覺的時候身邊有沒有人而已,何必那麼在意。

啊,他的確是需該在意,為了生命著想。

「奎薩爾早上就會離開嗎?」

「你希望我走?」

「不希望!」封平瀾「啊」了一聲,趕緊改口道:「我不是要阻止你回家的意思,只是……」

「不會。」

「咦?」

「至少目前是不會離開。」就算他要離開,他也不曉得方法。

「……。」

沉默了許久,封平瀾又打了個呵欠,「……離開之前一定要說喔,就算那時候我睡得和豬頭一樣,踹的也要把我踹醒喔!但不要踹太大力,我怕痛……」

「……好。」

「嗯!」

再沉默許久,傳來了的規律呼吸聲。

他終於睡去了。

看著那睡得香甜的臉龐,奎薩爾不自覺的心頭一陣暖和。

「……晚安。」

這大概是他這輩子第一次這麼溫柔的說話吧。
_____

夜深人靜,但那棟豪華洋房的大廳並未配合。

沒有早一點時的悠揚樂聲,只有沉重的腳步聲,每人的臉上都沒了笑容,嚴肅且壓迫著整個空間。

清原謙行走向在角落處,正百般無賴的玩著手鏈的封靖嵐。

封靖嵐時不時地勾起嘴角,藏不住笑意。

「什麼事這麼讓你開心呀?」

「沒事……不,也許真的有事吧。」

封靖嵐接過清原遞過來的信封。

他毫無興致的隨便瞄過信封上的字,長嘆了一聲,「啊~真無聊,明天,不,今天早上的娛樂就這種程度?」

「那可不一定,翻過去看看。」

封靖嵐翻頁,瞧了幾眼後,不屑一笑。

「噢,確實是比較有趣了。」

「果然是在計畫什麼的吧?」

「我繼續說沒有的話,你也不會再相信吧?」

「當然。」

封靖嵐將手上的信封丟給清原後,走去附近的長桌,優雅的執起了兩個小酒杯,接著將手上的其中一杯遞給他。

封靖嵐漾著過份燦爛的笑容晃了晃酒杯,向前,示意要乾杯。

清原不明所以,總之也舉起酒杯,與之輕敲後,一飲而下。

「所以呢?」清原提問。

「所以什麼?」封靖嵐裝傻。

「你打著什麼計畫呢?」

對方以瞟了眼他手上的酒杯。

「不是給你封口費了,還問?」

平常都是清原謙行在端上各種食物給封靖嵐的,若封靖嵐突然自己主動去拿……

果然沒好事……清原苦笑。

大廳的燈全滅,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玻璃窗外,正升起了一點的旭日。

「三個小時候,請各位再回來!」

回來進行遊戲。

「才三個小時呀,一定要把握時間回房補眠吶。」

清原和封靖嵐並肩走著,在那彷彿無盡的長廊之中。

「噢,你不介意我睡你旁邊吧?」

「……幹嘛?」

封靖嵐嘖了三聲,勾起深深的笑靨。

「秘密。」


___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実作 的頭像
実作

~勇氣的幻想樂土~

実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大大寫的真好~期待更文喔!
  • 謝謝支持!!!
    最近會更吧應該(喂x

    実作 於 2017/04/04 21: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