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那個棄民呢?」

「又潛入影中了吧!羽翼蛇就愛搞這種爛招......」

奎薩爾在影中喘息著,抹去嘴角的鮮血。

他感到十分的煩躁,世家貴族們吃飽閒閒沒事做就在找棄民麻煩。

偏偏羽翼蛇一族又是他們最愛又最恨的目標。

被當做玩具玩弄的奎薩爾恨不得想現身,來個十萬伏特給那些無知的富二代們......

抑或是,嘗嘗他們那藏在骯髒無比醜陋不堪的皮膚底下的鮮血呢?

但那肯定難喝到一個要命。

不過想想,傷了世家貴族一事被傳出,可能不只羽翼蛇一族,連被列入棄民的其他族裔也會飽受池魚之殃。

他再想了想,還是決定正面迎戰。但他還沒浮現出地面,就被一股力量不斷的往下拉去。

奎薩爾掙扎著,但他沒有喊叫出聲,他深信這一定是在地面上的某個妖魔搞的鬼。

最後,仍是不敵這詭異的力量,獨自一人,沉入了無盡的黑暗深淵之中。

來世,當個人類或許不賴呢。

___

「碰!」的一聲,奎薩爾在半空中直直落下,狼狽不堪的躺下。

「......。」他呆滯了許久,目光被滿天的星羅引走。

花香隨風飄逸,還有這閃耀的星空,都是幽界不曾見過的,令他一陣不安感。

習慣了煙硝和鐵鏽,便對這種美好深感畏懼。

不遠處人聲鼎沸,似乎在開派對,難道他被奇怪的力量拉到了某個皇族或貴族的領地?

奎薩爾不解,但身體像是有塊大石壓住他了的般沉重,而且肚子還很空虛,他方才吸食的是自己的血,並不能完全給他飽足感。

等等要是被人發現就糟了......

他屏住呼吸。有腳步聲......而且越來越靠近......

「嘰」的一聲,門扉被開啟。

「哇。」那是一道清脆的童聲。

奎薩爾起不來,他無法觀察,只能依靠著聲音來防備。

但也做不了什麼......

就只能這樣躺著,如俎上肉般嗎?

小男孩的語氣明顯透露著興奮,小短腿跑呀跑的,漸遠漸近的兜圈子。

每靠近一步,奎薩爾的小心臟就重重的跳一下。

「哈哈~好像等一下會有王子出......噗!」

奎薩爾的腳絆倒了小男孩,在碰到的一瞬間,像是有什麼開關被開啟,原本沉重且動彈不得的身體輕盈了起來。

就像是鬼抓人遊戲一樣,可以防範鬼的口號一下,自己便不能再繼續動作,但鬼也就不能抓你,必須等其他人碰你一下才能繼續動作。

他以手肘撐起身體,慢慢的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居高臨下的看著那男孩。

對方愣了一會兒,「......呃,你好?」

奎薩爾微微蹙眉,沒有妖氣......

難道是人類?為什麼會有人類在幽界?

即便他身為棄民,基本的常識還是有的。

男孩上下打量了他,「你是誰?為什麼剛剛會躺在那裡?」

奎薩爾不語。他嗅到了某股熟悉的香味,循著味道,視線落在對方的膝上。

血......那讓他朝思暮想的甘甜......

他咽了口水,獠牙發酸。

「難道躺在那的角度看星星最美嗎?那我也......」

「閉嘴。」他的聲音有些不易察覺的顫抖。

「喔喔。」男孩在嘴前打了個叉叉。

奎薩爾向前一步,不穩的倒了下來。

見狀,對方不顧自己的傷口,急忙的湊到奎薩爾身邊緊張的開口:「你沒事吧?還好嗎?要不要找人......」

「我叫你閉嘴!」

「你才該閉嘴!受傷了就講嘛!」

奎薩爾一愣,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動怒。

但比起對方的情緒狀況,他更在意對方仍流著血的傷口。

焦點轉移。

「我餓了......」

快忍耐不住了!

男孩愣愕,笑了笑:「餓了嗎?那我可以去裡面拿點......呃。」

雙唇輕觸。

微微離開皮膚表面,舔舐去唇上的鮮血。

啊,原來人類的血,是多麼的甘甜!

「......咦......?」

奎薩爾貪婪的覆上出血口,吸吮著、舔舐著......

直到滿足了的那一刻,他才抬起頭。

「......咦欸欸欸欸欸欸欸!?」

「吵死了,人類。」

「你、你剛剛在幹嘛啊啊啊啊啊!?」

「......進食。」

「我的血?咦咦咦咦咦咦! ?」

「你很吵......」

「但、但是......」

唉呀,吵死了。

如果此事發生在幽界,絕對不會只有聽對方慘叫這麼簡單。

他突然的感到一陣羞愧,撇過了頭。

他也已準備了好,被眼前的男孩嫌惡、唾棄。

「好吃嗎?」男孩忽地冒出了這句。

奎薩爾一愣,「哈?」

人類是那種被人吃掉還會問感想問喜好的種族嗎?

對方囉哩八說了一大串,他全沒聽進去。

「所以?」

「噢噢對,所以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封平瀾呦!」

他在名為封平瀾的男孩眼中看見了星空,琥珀色的星空,令人著迷,令人眷戀。

他看呆了。

「憑什麼我要告訴你?」下意識的脫口說出這句話。

封平瀾毫無畏懼,毫無抗拒,綻起爽朗的笑容,語氣帶點戲謔的說:「嗯!憑我剛剛給你飯飯吃!」

奎薩爾無從選擇,撇過頭,淡淡的開口:「......奎薩爾。」

「哇哇哇哇哇!好帥的名字喔喔喔!」

兩人的雙手交疊,在明亮的月色下,在地面勾勒出了道直線。

猛地上下劇烈搖動,讓奎薩爾嚇了一跳,難道封平瀾要拔掉他的雙手來當鮮血的代價!?

「以後我們就是朋友嘍!耶耶耶!」

「……??」奎薩爾蹙起眉。

以朋友的名義來進行對他的慢性虐殺?這人類不容小覷!

奎薩爾正要抽出手時,對方先放輕了力道,且緩緩抽離。

「開玩笑的啦,哈哈哈……」

怎麼可能那麼簡單的就交到了一個朋友呢?

「看你的模樣,應該不太可能是宴會中任何一個賓客的小孩吧?」

封平瀾在這幾天的聚合中,也見了不少的同齡人,和他不同的是,那些高傲的目光以及充滿自信的表情。

他們跟他完全不一樣,不會跟著晨間的幼兒頻道開心的手舞足蹈,不會看見陌生的事物就好奇的窺探。

在這些日子下來,他一直在故作成熟,為了不讓最摯愛的哥哥丟臉……

「沿著那條路走到底,會有一個警衛伯伯,也許他能指引你回家的路……」

「不。」

「咦?」

「……。」他無語。

這裡是人界,有著幽界沒有的花香,有著幽界沒有的清新,有著幽界沒有的溫暖。

「不想回家嗎?」封平瀾以童稚的聲線輕輕詢問。

「……。」他仍是無語。

奎薩爾沒有家人,他的族裔早被皇族趕盡殺絕。

「……有家不回,很可惜的說。」封平瀾笑著說。

笑的十分僵硬,那不像是7歲的小孩子會有的神情。

「不,我沒有家。」奎薩爾淡然澄清。

對於那片充滿汙濁的大地,他沒有任何眷戀,但也沒有任何厭惡感。

「這……」看著那雙堅定的紫眸,他困擾的搔了搔臉頰。

這孩子,就這麼不想回家嗎?

遠方傳來了道聲響,是封靖嵐的聲音。

封平瀾心中的警鐘莫名敲響,豎起了寒毛。

他冷汗直流,瞳孔縮小。

奎薩爾疑惑的看著他。

封平瀾扯了下嘴角,「我不介意你晚上來我的房間取暖喔!在三樓的307房喔!」

他越講越向後退,仔細想了想,再補充一句:「可是晚點再來比較好喔!畢竟我也不知道今天我哥哥會不會來陪我睡……」

封平瀾似乎面有難色,但還是硬扯起了笑容。

「拜嘍!」

他轉身跑開,漸漸消失在門後的長廊中。

奎薩爾愣愕在地,腦袋還整理不了思緒。

嘛,總之應該就是,晚一點的時候去三樓307號房……

沉住氣,深吸了口氣。

……不是在做夢。

_____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実作 的頭像
実作

~勇氣的幻想樂土~

実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