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館公館的新房客同人
#七、八歲左右的封平瀾
#總之就是很小隻的奎薩爾
#能接受以上設定再繼續往下喔m(_ _)m
________
 
那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夜晚,是個再無趣不過的舞會。
 
就像童話故事裡的皇宮舞會一樣,悠揚的樂聲環繞著整個空間,人與人執起手,踏著優雅的舞步,轉了一圈又一圈。
 
封平瀾倚靠在牆邊,毫無興致的盯著人群,手持著原本果汁還多到滿出的玻璃杯,漫不經心地咬著吸管在玩。
 
杯內只剩下未熔化的冰塊,他想再去裝滿這有如他的人生般空虛的杯子,但他必須等這首舞曲結束才能再去。
 
舞曲漸起漸弱,但無論旋律怎麼變,每位賓客的舞步都在重覆。
 
一次又一次的。
 
在舞曲結束後,封平瀾開心的想著終於能再去盛果汁了,但在他踏出第一步時才感覺到—
 
—比起再去裝滿一杯,他更想先去解放一泡。
 
他將那雕工精細的玻璃杯給一旁的侍者,但以封平瀾目前的身高來說還只到侍者的腰部,他叫喊,但聲音被周遭的音樂聲及人群吵雜聲掩過,便用力拉了拉對方的衣角,才順利將手中的杯子遞出。
 
他想去廁所,但又不知道廁所在哪,侍者又走掉了,正好,今日帶他來這無趣的舞會的犯人,封靖嵐,恰巧經過。
 
「靖嵐哥!靖嵐哥!」有了前車之鑑,封平瀾向前拉住了封靖嵐的手。
 
封靖嵐忽地停下腳步,使後方的清原謙行無預警的撞上他,也撞倒了封平瀾。
 
「啊......」
 
清原謙行見狀,立馬扶起了封平瀾。
 
「唉呀,抱歉抱歉,你沒事吧?」
 
「嗯,平瀾沒事呦。」
 
封平瀾說完,有些膽怯的偷瞄後方的封靖嵐。
 
太好了,靖嵐哥沒生氣......
 
「封平瀾,怎麼了?」依舊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沉穩,那麼的陌生的嗓音。
 
「你弟他摔......」「我想去廁所!」
 
他緊張的打斷了清原謙行的話。
 
「廁所呀。」封靖嵐伸起修長的食指,「那個門出去後左轉走到底,自己應該能去吧?」
 
「當然可以!謝謝靖嵐哥!」
 
封平瀾頭也不回的擠進了人群,不久,大門開啟,然後又關上。
 
封靖嵐繼續向前走著,順便在一旁的長桌上拿了兩杯酒。
 
清原謙行跟上,接下他遞上的酒杯,苦笑,「你對你弟都總是那麼冷淡的嗎?」
 
「嗯?」封靖嵐細嚐了一口杯中的紅色液體,「你說什麼呢?謙行。」
 
「不,當我什麼都沒問吧。」
 
杯與杯相碰,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____
 
「呼~」
 
解決完生理上的問題後,封平瀾愉快的哼著在幼兒節目中最喜歡的一首歌,努力的踮起腳尖,靠上洗手檯。
 
轉開水龍頭,水嘩啦嘩啦的流出。
 
不成調的小歌也漸漸低落。
 
俐落的做出學校教的洗手五步驟,水流停止,整個廁所瞬間肅靜。
 
安靜的,只聽得見呼吸聲和不遠處的吵雜聲。
 
還有「碰!」的一聲。
 
封平瀾嚇了一跳,緊張的回頭。
 
「......什麼?」
 
應該只是錯覺吧,他這麼的想。
 
他走出廁所,步上長廊,完全沒有任何一絲想再回那吵雜的舞廳的想法。
 
即使這樣會惹封靖嵐不愉快。
 
封平瀾順著小孩子的好奇心,往反方向走去。
 
走到底,是一扇門。
 
不像舞廳的門那麼大,就只是一般房間的小門。
 
轉開喇叭鎖,開啟,是一座小花園。
 
「哇。」
 
大眼瞬間閃亮,有好多好多書上看過的花朵,封靖嵐曾說會帶他去看,但都沒去成,總算是在今天自己先看到了。
 
封平瀾興奮的跑了起來,興奮的在花群與花群間繞呀繞的。
 
即使只有一個人,他也能自己玩得起勁。
 
與群星作伴,和花朵共舞。
 
「哈哈~好像等一下會有王子出......噗!」
 
似乎是踢到什麼,害他絆倒了。
 
封平瀾趴在地上,吃力的轉過身,改成坐在地上。
 
他沒有哭,哭了也不會有人來。
 
尤其是那個叫封靖嵐的。
 
拍了拍小西裝上的塵土,懊惱的看著膝蓋上的殷紅。
 
偏偏是傷在遮不起來的地方......
 
忽的,方才像是絆倒了他的樹枝,似乎慢慢的立了起來......?
 
「......呃,你好?」
 
「......。」
 
那是一個小男孩,年紀和體型似乎和封平瀾差不多。
 
只不過比起封平瀾,他的衣服顯得破爛,還有一塊一塊的補丁。
 
他俯視著封平瀾,一片黑暗中,那雙紫紅色的眼閃耀著,瞳孔化成和蛇一樣的細針。
 
「你是誰?為什麼剛剛會躺在那裡?」
 
「......。」
 
「難道躺在那的角度看星星最美嗎?那我也......」
 
不等封平瀾嘮叨完,對方便冷冷的打斷他。
 
「閉嘴。」凜眉蹙起。
 
「喔喔。」他舉起食指,在小嘴前打了個叉叉。
 
「......唔!」
 
對方突然倒地,封平瀾嚇了一跳,不顧膝上的傷口,湊了上前。
 
「你沒事吧?還好嗎?要不要找人......」「我叫你閉嘴!」
 
但封平瀾沒閉嘴,「你才該閉嘴!受傷了就講嘛!」
 
雖是這麼說,但他也不知道他傷在哪。
 
泛著紫光的妖異雙眼,視線從封平瀾有些不愉快的臉,移向了他的膝蓋。
 
那流露著淡淡鐵鏽味的甘甜......
 
封平瀾隨著他的視線看去,對方隨即開口:
 
「我餓了......」
 
「餓了嗎?那我可以去裡面拿點......呃。」
 
膝上傳來一陣溼潤,他感覺到,少年的雙唇似乎貼上了傷口,也感覺得到,又似乎有什麼東東舔舐著......
 
「......咦......?」
 
大腦停止運轉。
 
過了幾秒,但對封平瀾來說似乎是過了幾個年頭,那男孩抬起了頭。
 
嘴邊還有一點血漬。
 
封平瀾的血。
 
「......咦欸欸欸欸欸欸欸!?」
 
「吵死了,人類。」
 
「你、你剛剛在幹嘛啊啊啊啊啊!?」
 
「......進食。」
 
「我的血?咦咦咦咦咦咦?」
 
「你很吵......」
 
封平瀾仍止不住驚訝。
 
「但、但是......」不對,這不是問題。
 
紫眸裡流露出了一點不耐煩,又有那麼一點的羞愧。
 
「好吃嗎?」
 
「哈?」
 
「不是啦,那個,我上次吃飯吃太快不小心咬到舌頭結果就流血啦,然後我嚐了一點,感覺味道不是很好耶......嗯呃這樣的......」
 
「所以?」
 
「噢噢對,所以你叫什麼名字?」單純的雙眼汪汪,透露著一點期待,「我叫封平瀾呦!」
 
「......憑什麼我要告訴你?」他不耐煩的蹙起眉。
 
「嗯!憑我剛剛給你飯飯吃!」
 
封平瀾對於此事,似乎沒有任何一點畏懼,反而還有些興奮。
 
「......奎薩爾。」
 
「哇哇哇哇哇!好帥的名字喔喔喔!」
 
封平瀾牽起奎薩爾的手,興奮的上下擺動。
 
「以後我們就是朋友嘍!耶耶耶耶!」
 
「......??」
 
怎麼好像哪裡怪怪的?
 
 
 
_____待續
 
靈感來源來自某月某日的塗鴉____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実作 的頭像
実作

~勇氣的幻想樂土~

実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